唐烨:新版《天之骄子》是部真正的男人戏

来源:《中国艺术报》作者:高艳鸽

虽然是复排,但因为上一版的演出已经是18年前,所以在导演唐烨看来,北京人艺目前正在紧锣密鼓排练的话剧《天之骄子》基本要当作新戏来排。这部将于1月30日开演的话剧于1月9日向媒体开放探班,虽然现场仅展示了两个片断,但该剧紧凑的叙事、紧张激烈的矛盾冲突和编剧郭启宏一贯典雅优美的台词已经尽显。所以这即便还是那个被我们熟知的关于曹操、曹丕和曹植父子三人的故事,但在剧情开始后,它依然能够把你吸引。

矛盾冲突一开场就爆发了

第一幕开场,就是曹操病危,在床榻上无力地躺着,曹丕、曹植相继登场。每个人都各怀心事。曹操打算立谁为太子继承王位?“这个戏特别抓人,一开场观众就开始为人物命运揪心。”唐烨说,“这部戏的矛盾冲突很早就爆发了,不像有些戏,要到第三、第四幕真正的矛盾才展开,让观众觉得入戏很慢。”随着剧情的展开,这种紧凑和激烈的感觉并未削弱,就如唐烨所说:“不时有人被斩被杀。”

唐烨很清楚,18年来,观众通过不同的途径看到了各种艺术形式的三曹的故事、七步成诗的故事,“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曹操、曹丕和曹植”。濮存昕是唯一一个参与过上版演出的演员。在此之前,他在话剧《蔡文姬》里也饰演过曹操,同样是与唐烨合作。“但在《天之骄子》里观众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曹操。”唐烨说,“这部戏里更多的是诠释作为父亲的曹操,他选择让谁继承王位,这对家族和国家而言都是一件大事。”

在她看来,濮存昕是与生俱来的具有诗人气质的演员,有他18年前在该剧里饰演曹植在先,新版中饰演曹植的青年演员刘辉感觉压力特别大:动作多了就不像诗人了,看着没文化了,不动吧,又显得老。

把人物解释得更准确

相比老版,这一次会有些不一样。从排练初期开始,唐烨就刻意没让演员们看老版的录像,因为从老版的舞美设计韩西宇到演员濮存昕,都认为当时的表演对人物的解释有些不准确,或者表现得比较模糊。比如,当年有些观众反映,没看明白曹操到底想立谁为太子,他为什么立了曹丕?他到底想不想立曹丕?“老版讲得不太清楚的地方,我们这次要尽量讲清楚。”唐烨表示。新版中,最后一场戏是老版当年没有排的,就是三曹有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,她说:“这是一次心灵的交流,他们的对话是一种解释,让观众能够更清楚谁应该做皇帝,谁应该做诗人。”

更重要的是,新版将真正把这部戏打造成男人戏。“老版比较突出曹植和阿鸾的恋情,没有过多渲染兄弟之间的争权夺利,新版我们将后者加强了。”唐烨介绍,“我们这次要讲的就是三个男人的故事,阿甄、阿鸾这些女性角色都是辅助性的。”她表示,这可能更忠实于郭启宏创作这个戏的原意。当年韩西宇也曾发出疑问:“这是一部男人的戏,但怎么男人好像变得不重要了?”

新版也更注重对人物内心的挖掘,尽量避免对人物进行比较表面化和概念化的展现。在该剧的第三幕,曹丕去探望曹植,表达了对曹植境遇的同情。在老版里,这一段被处理成了曹丕阴谋的一部分,但是新版将其处理成了曹丕真感情的流露。“当他看到弟弟生活得比他想象中还要凄惨时,是动了恻隐之心的。”唐烨说。

一个多面性的曹丕

唐烨也有自己心目中的曹丕,这使得她对原剧本中一些对曹丕的描写进行了删减。比如第一幕里,曹操让曹植留下,其他人告退,剧本里描写告退后的曹丕特别失望,在屋外捶胸顿足,还偷听屋里两人的对话。“这种对人物的解释不符合曹丕的个性,他可以失落,但也只不过是有些失落,不至于去偷听。偷听就显得曹丕小气了。”唐烨说。所以新版中,曹丕只是脸上显出失落的表情后就离开了。

“曹丕这个人物已经被定位为狠和恶,我认为这是他长期的不自信造成的。”唐烨道出了自己的理解,“相比之下,曹植更受家人关注。其实曹丕的诗也写得非常好,但因为他有个才情更高的弟弟曹植,他的才华就永远显不出来。这种过度的不自信导致他坐到皇帝的位子上后,就太想保住自己的东西了。其实他是长子,继承王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,谁知道后来会杀出来个曹植?”

“好人邹健”,这是唐烨对饰演曹丕的演员邹健的称呼。这次由他出演曹丕,对很多人来说都很意外,因为他不仅在生活中性格随和,是个老好人,而且以往他扮演的角色,也都是如《推销员之死》中的查理这样的好人。唐烨解释,选中邹健,正是因为不想让曹丕一看上去就是一个阴谋家的样子,要表现出他的多面性,表现他谦虚的、细心的一面,“比如第一幕一开始,他就非常周到细致地服务在父亲和母亲身边,在曹操的病床前,他甚至把一碗药吹了一下才递给父亲”。